亲情故事 源远流长

传承和发展家族文化

沈阳甘氏画家甘运源

作者:沈阳甘氏

铁保《梅庵文钞》卷二叶三有《甘道渊传》,录之以备线索:    道 渊姓甘,名运源,号啸岩,又号“十三山外史”,道渊其字也〔按据上引二书又号“我道人”,铁传未载〕。汉军巨族,其祖讳文琨〔按当作“焜”〕,康熙间建节 滇南,死吴逆难,諡忠悯〔按当作“果”〕;数传至道渊,家中落。道渊与其弟运瀚,奋志下帷,思以科第继前业,屡试不中,遂侈然自放,隐于诗酒,“二甘”之 名,噪一时焉。道渊性拘谨而疏慢,睥睨一切,与人无可否,援之而止。不论王公大人与仆役下走,与之饮即饮,与之博即博,人视道渊为弃物,道渊视众人为刍狗 也。性耽诗,能书画,旁及篆隶八分,诗学宋人,远追汉、魏,得其神而不效其体,时李眉山、陈石闾二先生方领袖词林,陶铸后进,见道渊诗,许为文坛健将,朝 夕观摩,学益进。余尝与道渊、益亭上元作元宵联句一百韵,漏下得四十韵,道渊携归,以六十韵卒之,典重博雅,传诵一时。画学宋人,楚楚有致。篆隶八分,俱 有古法,尤善刻小印,纯乎汉篆,不屑作前明文三桥伎俩,得者宝之。口吃,喜议论,每一启口,座客哄然。犹忆冬夜与道渊论史事……两论默合,相视狂笑,道渊 愈吃愈笑,愈笑愈吃,汗泪俱下,戟髯怒飞,座客俱为倾倒:其性情风致类如此。晚年无子〔按据《家谱》,元配郎氏,乾隆乙卯卒,无子;副室刘氏,生一子名恪 广,铁保撰文时或尚未生〕,遇益穷,不得已而考职赴广东象冈司巡检任,年七十有七,卒于官。余采其诗并其弟运瀚诗入《熙朝雅颂集》以传。又甘运源之为人行径与曹雪芹有相似处,还可参看《啸亭杂录》“甘啸岩”条:    甘 啸岩(运源)襄平人,为忠果公(文焜)曾孙。少随父司马公游川、楚、滇、黔,西至卫藏,故诗体浑厚遒劲,有唐人风味。为刘海峰先生弟子,海峰甚赏识之。与 先恭王交最笃。先生既屡试不中,益放浪形骸,日酣饮酒肆中,遇舆夫负贩皆招与饮,曰:“近日公卿皆若侪辈耳,余有何区别焉?”故人多忌之。晚年始仕为英德 县象冈司巡检。福文襄王闻其善绘事,欲招致之,命韩桂舲司寇为介绍;先生复书日:“某虽不肖,岂可以笔墨为羔雁也!”卒不赴召。其耿介也若此。在余邸时, 与韩旭亭先生最笃,曰:“梁园宾客,皆充辈数,惟君可当其选。”其轻傲白眼之习,至老犹如故也!看他能诗,嗜酒,不拘封建礼法,为人所忌,又坚不以绘事侍奉显贵,白眼傲世,这几点和曹雪芹简直一样。   〔附录〕  《甘道渊传》后有《恒中允益亭传》,也涉及到甘道渊,说满洲人恒裕“与余为性命交,无三日不来,来必小酌。维时有甘道渊、刘虚白及弟阆峰,俱雄于诗; 道渊尤善画,能篆隶,每来必俱,或招邀作郊外游,托兴烟霞,寄怀歌咏,每聚必饮,每饮必醉,每醉必吟,觉彼时山川云物,月色花香;俱为我五人设。……”桓 益亭“性孤介,矫矫自持,不少贬损,又避俗如仇,少所可而多所否;〔其父〕侍郎公曾充会试总裁,得人最盛,大学士于金坛、尚书观补亭、德定圃、周海山等俱 出门下,谊重渊源,不时存问,而益亭以贫骄人,足不履诸显者门;夫人为大学士温公犹女,一时诸舅如大学士勒公、两广总制永公、山西抚军衡公,俱相继登显 秩,益亭概避而远之,不通往来,以故亲故中无一周济者,益亭之遇益穷,益亭之品益高矣!”“醉后则泼墨如云,作滇、素狂草,春蚓秋蛇,不可思议,得意辄伏 地跪拜,昂首狂笑。继之以泣。……”于此说明两点:一、甘道渊等人与曹家既属老表亲,又计年曾赶得上雪芹生时,不无相识之可能,提供线索,希望以后或缘此 而发现材料--这其实也是全书整个体例的一个用意所在。二、像道渊、益亭一流人性情行径,不啻为雪芹贫后写照,若能了解这一派满洲旗人的情况,也就同时有 助于了解曹雪芹的真面目了。这类资料并非很多,研究者必不可废。  《惟清斋全集·梅庵诗钞》卷三叶六有《怀甘道渊》五律二首;卷四叶二十六有与《韩旭亭话甘道渊事次韵寄怀》七律一首。卷五叶六有“读甘道渊怀人感旧诗题赠”二绝句。  《雪桥诗话》三集卷八叶五十四引甘道渊赠李艾塘诗二句:“击筑歌燕市月,骑驴春看蓟门山。”其集未见。李绂《穆堂初稿》卷之十叶二十有〈题甘忠果公崇祀录〉诗。皆不具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