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故事 源远流长

传承和发展家族文化

晁氏家族文化之积善堂记

作者:晁补之

《积善堂记》

宋.晁补之

    积善之家必有余庆,孔子赞易之言也,而晁氏得以名其堂。何耶?惟宋八世道隆而治洽,黄帝以圣孝既右烈考,亦以教民孝。诏岁丁亥,为大观元年,因大赦天下,民百岁,男子官,妇女封,仕而父母年九十,官封如民百岁。于是故漳州军事判官晁公讳仲康之母夫人黄氏年九十一矣,其第四子仲询与其兄仲谋,喜而议,以仲询走京师,状其事省中,为漳州请。漳州虽没,赦令初不异往者,于是丞相以为可而上之。制曰:“黄氏蕴仁积善,享有耄龄,可寿光县太君。”其子荣君之赐而庆其亲之享斯荣也,以少牢告祢庙且告漳州,又告其祖,如祢庙礼,又周示其族人公党,作堂以奉夫人,而名之曰“积善”。退饮酒相贺,为歌诗以扬训词,以昭夫人之淑慎,以慰其心而介期颐,谓补之曰:“吾君盛德在书,所谓敛时五福,用敷赐厥庶民者,其贲及我家。尔顷为春宫,属列太史氏,此国之昭典盛事,家之余庆,尔职书之。”补之曰:“诺禮祝則名君為神厭也,父前子名君前臣名為尊厭也,自夫人言之皆子而下若載事法書皆名昔音樂書實鍼之父鍼為右書以將越載君鍼曰書退鍼名父不悖禮,猶在益恭之列非車上儛之類清論,不知者而后書”。惟晁氏自汉大夫以忠探七国之祸,本而拨之以安刘氏,刘氏无遗祸,享国四百年,而大夫不终汉禄,以身膏东市,奉祀无闻焉。又千有一百余年,而文元公起家仁义忠信,乐善不倦,盖具于天爵。实兄弟三人,伯,刑部侍郎,补之高祖也;叔,吏部尚书,夫人舅也,皆中和孝弟,慈惠而爱人,用钟其庆,六世子孙男女嫔妇至口五百,而夫人为子妇今存属最尊,又独享是寿禄,康宁悦豫,晁氏之积善皆归焉。抑晁氏自文庄公秉政,勋业在王室,逮今六百余年,而仕益微似不可振,而夫人之仁善于是独报,将其子诚孝干母之蛊,神实祐之,亦夫人少艰约,晚乃储此如训词旨。盖六世口五百未有及者。虽来者未可知抑鲜矣,岂造物者报其人,虽如《易》语“积善必有余庆”,而享斯报者亦必如夫人淑慎,身所自履有以致之耶。然晁氏为善者亦多,或不享,又何也?不然吾宗之余庆久踬且复起,将自夫人启之。夫人既属尊岁,时集会子孙族人,螽斯雁行,官学者、冠者、提者、抱者,少长咸在,而补之乃夫人为族曾孙,年五十五矣,独素发垂领,搢笏跪起,以寿夫人于群从之后。盖世之老人见曾孙尚多有之,如夫人见曾孙数十,其长者已白首,又自有孙在,昔良少于是。具载本末,以为世积善者之劝云。

摘录自晁补之《鸡肋集》卷三十一 

积善堂【宋】

 作者:晁说之

我家得姓自卫史,文王之昭锺厥美。

西京御史府大夫,父兹子忠不惜死。

至今墓上无曲棘,颍川岁时虔庙祀。

中原丧乱厌风尘,南渡不及渡辽水。

晚惟道武揽英雄,辽东之晁同兴起。

世封颍川刺济州,子孙婵媛冠剑伟。

唐有贤良如汉初,名动集贤为学士。

是时海内图书家,一晁未议张与李。

忠实文华入本朝,三祖百孙同一体。

中祖颍川袭远封,东祖西祖复於济。

自从决策罢兵来,平进不厌百寮底。

即今门户益衰微,揽古怀今情曷已。

上恩坱圠播无垠,宿莽心存春藿靡。

漳州有母行百龄,疏封钿服明光里。

夫人眼力尚针缕,拜恩不易从稚齿。

初惟夫人有子贤,曰此布濩敢不。

何劳梦帝血面论,直以微诚动旒扆。

华堂白发喜更新,即看青袍子高第。

寿斝千场日未央,膝下曾玄扶且倚。

中眷有孙不能鸣,东眷孙文刊烨炜。

摘自晁说之《迂景生集》

《积善堂诗并序》

宋.晁冲之

皇帝即位之五年,改元大观,赦天下,诏文武吏亲年九十

已上者,未应封,咸封之。于时吾任城曾叔祖母九十一,论当如诏,而有司以子无见仕者,辄抑之。于是叔祖入京告于朝,既俟命于京师凡若干日,天子闻之,诏赐命妇服,封寿光县太君。制下,侄曾孙中庐令,帅昭德族人诣堂贺。叔祖顾而喜曰:“吾归筑堂于任城第,以寿光,汝为我名之。”中庐令读制,因请名曰积善,盖取制中所谓“蕴仁积善”,以侈上赐也。是年秋,堂成,乃命侄曾孙太史为之记。越某日,大会诸族宾客,合乐以落之。侄孙莘令,作《庆寿光曲》以献。东州之人,相传为耆老之荣。冲之时以事自昭德来徐,徐府通守叔父一日召冲之语,且曰:“吾家由庆国夫人已来七世矣,以夫若子受爵者不可胜数,然未有以耆德自致如寿光者,亦一盛事也。不可以无诗,吾将赋之,汝其同赋。”冲之谨再拜稽首而言曰:“惟天子仁,故贵老以劝四海之心;惟寿光贤,故合此眉寿以膺封;惟叔祖孝,故不旬日感动天子,屈有司议而特封之。是三者,皆宜歌咏其事,以示天下后世。抑冲之小子也,固愿以文列名父兄之末,况叔父命哉。”谨撰成《积善堂诗》十五韵上呈。

星次朝当赦,龙符夜改元。

忽传优老诏,周及庶臣门。

细札颁殊礼,陪封锡异恩。

大醣堪一笑,東帛不须论。

缅想吾宗盛,恭惟母德尊。

孝忠兼仲子,辞翰竞诸孙。

掖诰金鸾润,宫衣翠翟温。

万钱宾客贺,五色帝王言。

谖草开新夏,蟠桃属旧樽。

曲迎团扇度,舞接彩衣翻。

冰下看鱼尾,霜边见笋根。

英声彤管在,绘事画屏存。

有客依同姓,逢人问故园。

西望浮云合,巾车拟载奔。

摘自晁冲之《晁具茨先生集》

《庆寿光》

宋.晁端禮

叔祖母黄氏,年九十一岁。其长子尝龄仕籍,大观赦恩,

例许叙封。事在可疑,有司难之。次子论列于朝,特封寿光县太君。诰词有“蕴仁积善”之褒,因采纶言以名所居之堂曰:“积善”,日与亲旧歌酒为寿于其间,命族孙端礼作《庆寿光》曲,以纪一时之美。其词曰:丹扆疏恩,庆闱受命,圣朝广孝非常。大邑高封,名兼寿考辉光。间巷相传盛事,焕丝五色成章。崇新栋,天语荣夸,

共瞻积善华堂。灵龟荐祉,紫鸾称寿,千钟泛酒,百和焚

香。况有新教歌舞,妙选丝篁。余庆从今沓至,看儿孙、朱紫成行。闻说道,贤德阴功,姓名仍在仙乡。

2018.5.25日晁祥领整理发布于晁氏家族文化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