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故事 源远流长

传承和发展家族文化

晁氏家族文化之晁祥领经典摘录

作者:晁祥领

中眷五世祖晁载之传世文集《续谈助》五卷,清陆心源题跋,明代《晁氏宗谱》云:晁载之,字伯宇,晁公武世父,文元公元孙,中锁庭进士,官至朝散大夫权提举三山浮桥,封丘丞。

明封翰林院检讨徴仕郎晁君(德龙)墓志铭

明嘉靖三十四(1555年)年十月九日

盖明封翰林院检讨徴仕郎晁君墓志铭

特进光禄大夫柱国少師、太子太师、吏部尚书、华盖殿大学士、知制诰国史总裁袁郡严嵩撰。

資善大夫、太子少保礼部尚书、前詹事府少詹事兼翰林院侍读学士,经筵讲官咸宁王用宾书。

赐进士出身、通议大夫掌詹事府事、吏部左侍郎兼翰林院学士乌程闵如霖篆

晁氏,故澶州人。五代时有讳佺者。生子迥,官至太傅,谥文元。迥生宗悫,参知政事,谥文庄。三传至徽猷阁待制说之。说之又六世而至良兴,则君之高祖也。曾祖讳伯元。祖讳信。考讳旺。母靳氏生君。君讳德龙,字时见,号南庄居士。君少时即能致孝于父母,迨事继母又孝,事其兄(德水公)甚恭,遗赀多推让之。至公家役,又毅然独任之。缕以上必计。顾喜施與。往乡人负粟数百斛,岁侵莫能偿,即取券焚之。至义不可,则一毫弗妄兴與也。正德中,部稅如京师。会逆彬(江彬明代奸臣)用事,势张甚。有门下廝役,索诸纳戶金,逆彬所,众莫敢何。君顾独奋走,伺其门,噍让之。悉得所索金还,以竣税事。郡吏莫不惊叹。而诸人者咸出金为寿。一拒弗受。自是以义气推里中。里中纷斗者,每祈公一言而决,不复诣吏。至有过,则深自愧曰:恐晁君闻。其取重于乡如此。君自念少失学,于诸子必择师教之。所以成就之者甚备。子瑮逐举进士,入翰林,为庶吉士,授检讨。而瑮之子东吴,又以弱冠举进士,踵其父为庶吉士。里人称以为荣。迺君益兢兢守行,谊非宾饮,绝不至城府。群子姓稍有缺失,必加绳约。以故人皆翕然称晁氏长厚。君尝一至京邸就养,会太庙恩授封检讨,入陛谢。君仪都状伟,观者咸敬歎焉。初娶赵,继刘,又继徐。君生成化十三年三月塑日,卒嘉靖三十三年七月二十八日,年七十有八。刘卒于正德六年五月十三日,年三十有三,以子贵赠孺人。君生三子:长即瑮,次璋,次琇,俱讳字生。女三,刘廷,丁继、王光先,其婿也。孙男五:長东周,州学生、次即东吴。次东楚,东鲁、东蒙,俱州学生。孙女六,瑮將以嘉靖三十四年十月初九日奉君与二配合葬,而匍匐持状,诣余请铭。余虽不及知君,而瑮居馆下,号醇谨,有文学,斯足以知其父矣。迺瑮泣言弗获侍君之终,而母刘甫四龄輙见背,其有亦有可哀也。为之铭曰:行以仪其乡,谓为善士。命以拜于朝,秩乃太史。庆以发其祥,诒尔孙子。执积孔厚,弗大厥施。铭以纳其藏,用诏來世。

三原王廷玉刻

据明翰林院检讨,国子监司业十七世祖晁瑮所撰《永思录》记载,晁氏元时居澶州城南,郭(指州城墙)之花园屯,明洪武初年徙至州东南鄄城乡长乐里之北晁村,明洪熙元年又复迁于此地,按沿革,此时长乐里已更名长乐亭,晁村更名晁家寨属王定庄管辖,故有复迁之意。文元公有四子,历代老谱记载缺失一人,今查阅宋人兵部员外郎知制诰吴奎撰《宋故朝请大夫尚书屯田郎中知阆州军州事上护军借紫时公(时旦)墓志铭并序》中发现二世祖晁宗诲乃时旦女婿,同时也记载为晁文元公之子,历代谱中均记载文元公四子,缺失一名讳。晁具茨(冲之)先生诗集序:

“政和间(1111—1118),李师师、崔念月二妓,名著一时,晁叔用(冲之字叔用)每会饮,多召侑席。其后十余年,再来京师,二人尚在,而声名溢于中国。叔用追往昔,作二诗以示江子之。”

于是有了这首《都下追感往昔因成二首》

  其一

少年使酒走京华,

纵步曾游小小家。

看舞霓裳羽衣曲,

听歌玉树后庭花。

门侵杨柳垂珠箔,

窗对樱桃卷碧纱。

坐客半惊随逝水,

主人星散落天涯。

  其二

春风踏月过章华,

青鸟双邀阿母家。

系马柳低当户叶,

迎人桃出隔墙花。

鬓深钗暖云侵脸,

臂薄衫寒玉映纱。

莫作一生惆怅事,

邻州不在海西涯。

除了晁冲之外,当时还有著名词作者张先、晏几道、秦观、周邦彦等文艺界大腕和娱乐界头牌李师师都有过或有着密切交往。

张先老先生不顾年迈体弱,专门为师师新创词牌《师师令》:

“香钿宝珥,拂菱花如水。学妆皆道称时宜,粉色有,天然春意。蜀彩衣长胜未起,纵乱云垂地。都城池苑夸桃李,问东风何似?不须回扇障清歌,唇一点,小于珠子。正是残英和月坠。寄此情千里”。

  婉约派词的领袖人物晏几道专门为师师创作《生查子》:远山眉黛长,细柳腰肢袅。妆罢立春风,一笑千金少。归去凤城时,说与青楼道:遍看颍川花,不似师师好。

  你看看,张先老先生在《师师令》是称赞李师师肤色好:“粉色有,天然春意”;樱桃小口:“唇一点,小于珠子”;头发长且黑:“纵乱云垂地”。

  晏几道同志则在《生查子》中极力称赞李师师眉画得好,腰子纤悉:“远山眉黛长,细柳腰肢袅”,长得比颍川的鲜花还美:“遍看颍川花,不似师师好”。

  著名的苏门四学士之一的秦观秦少游先生赠给李师师的词作《一丛花》。又在张老先生,晏几道同志词作的外貌身段描绘之外,更增加了风韵神采,尤其是内在的相思和哀怨:

年来今夜见师师。双颊酒红滋。疏帘半卷微灯外,露华上、烟袅凉口。簪髻乱抛,偎人不起,弹泪唱新词。假期谁料久参差。愁绪暗萦丝。相应妙舞清歌夜,又还对、秋色嗟咨。惟有画楼,当时明月,两处照相思。

  有了这些名人的亲自填词加持,李师师的知名度无限增大。更重要一点,李师师不仅色艺双绝,而且为人慷慨有侠义风,和那些娱乐界女子不同,因而人送美名曰“飞将军”。

但据说在李师师交往的文化人中,相知最深的,让她最动情、最投入的就是这位周邦彦。

苏门四学士东眷五世祖晁补之书法《东眷二世祖特进吏部尚书宗简

公改葬记》碑刻及宗谱记载

宋朝散大夫尚书刑部郎中知越州军州事赠特进吏部尚书晁公改葬记

赠特进吏部尚书晁公以庆历四年九月己酉既葬於祥符大墓矣,后六十六年,实大观四年三月壬寅,改窆于任城之鱼山。先是祥符地卑多水患,自特进公五子,伯库部公而下,杂然以为虑,而叔金紫公尤患之,议迁不果。至是特进公子皆前没,而金紫公之子泰宁军节度推官、前知莘县事端礼、朝散郎前通判徐州事端智,相与议,必成其先志,以告群从。诸孙及库部公之孙补之等曰:祥符水患,诸子之责,犹诸孙之责也。且特进公之子库部公而下,皆葬鱼山,迁鱼山,宜抑族坟墓以安神,则从以烝尝,合食则在。又宜众曰:唯於时诸孙存者,莘县为长,莘县迺走京师,告特进公墓 ,并举河间县太君刘氏之柩,护奉以归,启窆易椁,改禭惟美,凡资用皆莘县力也。初,补之居蓬莱太君之器,始学地理,行视鱼山,崦中若虎若牛,回抱踞眄,势盘礡可喜。法葬山葬,窟乃贵取,植松定南北。既命师袁才相地,袁徙其域少东纔五尺而止,前卜丙室,迁库部公与两夫人之柩。至是以特进公、刘夫人宅丙室,更议以壬申二穴迁库部公与补之考朝议公匛,从特进公兆焉。既即事,又属补之记本末。而特进公氏讳、爵里、行事之实,已载端明殿学士李淑所譔志铭矣。不复书,独记改卜及刻祭告文,并纳圹中。若库部诸弟、子孙、婚官,则各具於铭志,故皆不复出云。曾孙朝散大夫、管句南京鸿庆宫、飞骑尉、赐绯鱼袋补之谨记并书。

维大观三年岁次己丑十月壬申朔十三日甲申,孙前泰宁军节度推官、知大名府莘县事端礼等谨以清酌庶羞之奠,祭告于

祖考特进吏部尚书晁公、祖妣河间县太君刘氏之墓曰:闻之夫子,既淂合葬於防门,人后两甚,至曰:尔来何迟也?曰:防墓崩。夫子不应,三言之,乃泫然流涕曰:吾闻之,古不修墓。夫既反,其极矣。岸谷变迁,何由必之,故古不修墓者,礼也。泫然流涕者,情也。夫礼可以不修,而情不淂视,其坏而不悲,是夫子许其修也。而端礼等以祥符大墓土庳有水患,虽我祖考妣昔以礼葬,垂七十年可已矣。而端礼等以人揆神,情不淂安,将迁匛任城鱼山,吉卜。且我祖考妣之子孙,往者皆从葬此地,烝尝以时,不愆岁事,抑族坟墓,亦礼也。以人便之,知神欲之,亦情也。故端礼等以违古不修墓之训为轻,而伸泫然流涕之思为重。杂然相恕,今月吉日,奉柩以东。我祖考妣实惠听之,不震不惊,往安于行。呜呼哀哉!尚饗!

2020.1.24日大年三十晁好德整理发布于晁氏家族文化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