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故事 源远流长

传承和发展家族文化

晁氏家族文化之晁增萍经典文摘

作者:晁增萍

问春何苦匆匆,带风伴雨如驰骤。幽葩细萼,小园低槛,壅培未就。吹尽繁红,占春长久,不如垂柳。算春长不老,人愁春老,愁只是,人间有。春恨十常八九,忍轻辜芳醪经口。那知自是,桃花结子,不因春瘦。世上功名,老来风味,春归时候。纵樽前痛饮,狂歌似旧,情难依旧!这是晁氏五世祖宋代文学家晁补之的词作《水龙吟》次韵林圣予《惜春》的应和之作。惜春伤春的词有很多,但如晁补之这首充满哲理风味和对人生的思考、哀而不伤、并不沉溺于个人遭际的作品,却可谓凤毛麟角。词中旷大气象,非北宋前期诸家所能及!我晁氏家族在宋代很辉煌,曾有晁半朝之称,为中国的历史文化的推进作出过很大贡献!水富现在的旅游景点邵女坪原叫晁家坪,是我们晁家的坟山,埋着我晁氏祖先几百座坟墓,后来农业学大寨时被填平作农田。据我族谱记载,我们这里的晁氏始祖叫晁必登,是宋代皇帝赐我晁氏字辈中的第十五个字:宗仲端之,公子百世,中令文元,有德必大。从我们在宋朝做官的三眷祖先晁迪、晁迥、晁遘为始祖算起,晁必登是我们全国三眷晁氏的第十六世祖,他的父亲在北京官至尚书,因遭奸人陷害被满门抄斩,他一人逃至新寿(大兴号)被一王姓人家收为赘婿并供他读书,后考取进士,后做过云南澄江监察史、云南布政司等官职,这些史料在《云南通志》或百度上都可以查的。对于政府不顾历史渊源将我晁家坪改为邵女坪一事我想可能是因为把晁(chao)误读为邵(shao)的原因,这情有可原,但即便如此也应叫邵家坪才是呀?那个"女"字何从解释?对于这事我一直耿耿于怀而又无奈何,只恨我水富的晁氏男儿不争气,没有一个站出来讨个说法,让我这个弱女子在这里暗自哀叹![流泪][流泪][流泪]

2019.4.20日发布于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