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故事 源远流长

传承和发展家族文化

晁氏家族文化之晁友廷原创趣味怪联十六

作者:晁友廷

原创怪联趣话451题

(下联)好好读书,小心“闭门推出”!

(求上联)

娶个才女媳妇,可不是容易的事!秦观,苏门四学士之一,大才子一个!新婚之夜,却差点儿吃了闭门羹!

读明代抱瓮老人《今古奇观》,上面讲了一个“苏小妹三难新郎”的故事。说的是苏小妹洞房花烛夜,连着出了三道题,秦观过了两关。到了第三关,出了大麻烦!那苏小妹下了狠手,出的上联是“闭门推出窗前月”!

这上联也太绝!看起来是明月静夜,窗前推月;万千风情里,却暗含着把新郎晾在门外考验考验的意思!这秦观秦少游,自然不是吃素的!但是考题太难太难,弄得这秦少游月斜西天,时至三更,还在那儿双手推推,搜尽枯肠,总是无法想出来一个动作,应对那上联的“闭”和“推”!

苏东坡看到妹夫秦少游月下独步,念念有词,早已猜透出了八九分!眉头一皱,随手捡起一块小石头,丢进水塘。“嘭”的一声,水花四溅!秦少游一惊开窍,高声朗读下联:投石冲开水底天!这下联太妙!你“闭门推出”,我“投石冲开”!总算“冲开”了苏小妹的“水底天”!

古人常说,“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真的给你一个“颜如玉”的才女,如果你没有真本事,还真的要小心被人家“闭门推出”!秦观本事够大,如果不是郎舅“投石”救场,恐怕也会湿了脸!人啊,还是好好读书吧!能不能金榜题名,咱不好说!洞房花烛夜,被人家才女“闭门推出”,无法应对,也够惨的!有没有苏东坡那样的郎舅,会不会“投石”相助,那机率太低太低,这真的要看你的造化!

晁友廷欢迎转发。欢迎才女才男们批评指正!

原创怪联趣话452题

(下联)井神老爷显灵,越传越神!

(求上联)

想起农村老井。

家乡的井一般深在六米,直径约1.2米。井壁砌砖,井口大多是一圈薄板石。地势略高,周围不容易积水。小点儿的村子一口井,大点的村子两口井,挑水吃也不太远。

井水一般深三米左右。井底有一个粗粗的竹竿,打透节,砸下去很深,靠着它引水上来。天旱,井水也浅不了多少。人们都说,井里面住着井神老爷。逢年节道,不少人家烧香磕头,求井神保佑,据说是很灵的!

东庄刘老拴家,是个老实本分的女人,人勤快,也孝顺。贪着的那个刘老拴,好吃懒做,爱喝酒闹事。对媳妇不是打就是骂,两个人常干仗。那年冬天,两个人又吵架。媳妇被刘老拴抓住头发把子,打急啦!想想自己也没有什么活路,结果一头扎到了井里!全村的人就像反了狱似的,跑到了井边!看到那女人在水里露着头,一动不动。人们拿来麻绳,一个小伙下去,用绳子攀住女人的腰,人们把她拉上来!控控水,人没有一点儿事!过后,那女人说,是头朝下跳的,真的不想活了!就觉得好像有人推她,头冒出了水面,只是喝了几口水!一定是井神老爷救了她!越传越神,来井边烧香的人更多啦!

夏天,那女人回娘家一个星期。这刘老拴要吃饭啊!那时候乡村没有饭馆,更没有外卖送餐。刘老拴只好自己去打水做饭!雨后井沿滑,刘老拴又没干过这事。三晃两晃,人就晃悠到了井里!等乡亲们赶来,只能看到水面晃动着的人影!不用说,人是没救啦!

是不是井神老爷显灵呢?人们都不说,刘老拴在村子里可是个大家族!也有人说,那女人跳井是冬天,一身棉衣,不会沉底 ;这刘老拴是夏天,肯定活不成!也没有人考究这事,反正给井神老爷烧香磕头的人是越来越多啦!

晁友廷欢迎转发。欢迎才女才男们批评指正!

原创怪联趣话453题

(下联)谁的心,还在枯萎!谁的梦想,还在飞!

(求上联)

又见跳高!面对那不高不矮的竿,问他,能跳过去吗?“能”的一声脆响,接着是一跃而过的欢呼!

你能跳多高?能跳过你身高的100倍吗?哎呀,别吓人啦!那不是飞檐走壁,简直就是“飞天”啊!

有一种小动物,它能!把跳蚤放在桌子上,一拍桌子,那玩意儿一惊起跳,一跳冲天!能超过身高的100倍以上!

在它头上弄个玻璃罩,一怕即跳,碰它个头昏脑胀!多次碰“玻”,跳蚤学乖啦!再跳,总是低于玻璃罩。那罩越来越低,那“蚤”跳得也越来越矮!罩贴近桌面,那跳蚤再也不跳啦!拿去玻璃罩,那“蚤”,百拍不跳,成了“爬蚤”!

跳蚤跳不动了吗?不是!是它学乖了,麻木了,习惯啦!玻璃罩拿走了,恐惧还在!还笼罩着它的心!希望和能力被乖巧和习惯扼杀,失去了尝试和自信!

青春年少,谁的心,不在飞!一天又一天的上班下班,一件又一件的繁琐事物,一次又一次的“碰玻” “碰壁”。让多少人消释了激情,圆滑了人生!淡忘了童年空许,远离了青涩棱角!没了跳高的欲,没了远足的望!在昨天的重复里,成了玻璃罩里的“蚤”!你还是你,蚤还是蚤,怕“罩”,不敢跳!

人在江湖飘,谁能不碰壁,谁能不摔跤?去运动场吧!看跳,看高!听“能”的脆响!看一飞冲天的昂扬!你的心,还痒不痒?你的腿,还敢不敢跳?你的梦,还能不能飞翔?

人海茫茫,前路弯弯。谁的心,还“笼”着“罩”,还在枯萎?谁的梦想,还在飞!

晁友廷欢迎转发!欢迎才女才男们批评指正!

原创怪联趣话454题

(下联)无法“鸡犬之声相闻”,但愿不要“老死不相往来”!

(求上联)

小时候的农村,借借磨磨是常事。

来客啦!母亲走出门来,让我偷偷去邻居家借一碗白面,掺杂面,擀面条,招待客人。记得好久才还给人家!

有一回,后面邻居借平车。其实一家人早就说好了,要拉一口袋玉米去卖。快要吃大席了,得准备礼钱!爸爸妈妈都给人家说,拉走吧!俺今天不用!看我不吭气,他们还训我:人家论年论辈子,不知道用咱这一回不,叫人家用用能咋着?咱晚两天赶集就是啦!借东西啊,谁想借?肯定是急用啦!来借咱家的东西是想着咱啦,能看得起咱!有的人叫人家去借,人家还不去呢!开口容易回可难,无论如何,都不能拒绝!不知道怎么回事,平车送来,慢跑气,人家也不注意。父亲说,咱自己修修就行啦!还单安排我,千万不要朝外说!

记得我上四年级的时候,钢笔让我摆乎坏啦!知道家里没钱,不敢说。做作业都是等别人做好,凑着人家的钢笔用!那时候穷,有一个钢笔就不错了,还有买不起钢笔的呢!好的是,钢笔好借,百借不烦!流行的一句话是:好借好还,再借不难!有一个小男孩太吝啬,不给别人沾板,别想借他一个钱的东西!人们都跟在他后面唱:煎煎毛,煎煎毛,掉到坑里没人捞!他爹拿个抓钩子,他娘拿个破牛套!捞啊捞,捞啊捞,一捞捞个煎煎毛!后来,无论谁借他的东西,都是乖乎地给人家!

久居小镇单元房,听说家下借借磨磨的事也少啦。是不是条件好了?咱也不知道!只知道住这单元房,都是老熟人,忒热情!借东西不常见,你给我点,我给你点什么东西,是常事,给在老家住差不多!只是这里不能养鸡,不能养狗。住得再近,也无法“鸡犬之声相闻”。不“相闻”就不“相闻”吧,但愿不要“老死不相往来”!

晁友廷欢迎转发!欢迎才男才女们批评指正!

原创怪联趣话455题

(下联)见高山,见流水。不见名曲,不见真情!(求上联)

俞伯牙写了一首琴曲《高山流水》,感到很满意,急忙弹给老师成连听!老师说,曲子虽好,只是缺少那种高山流水的雄伟气魄。我也帮不了你,还是领你去请教我的老师吧!

到了一个小岛,成连说,俺老师就住在这个岛上,我有事要回去啦!

俞伯牙在岛上转了一圈又一圈,哪里有一个人影!他累了,找一块石头坐下。不经意间,看对面高山,云雾缭绕。悬崖峭壁间,一溪清流,蜿蜒盘曲,绕石夺路,随山势而下。飞花溅玉,落入小小池塘。周围古木参天,群鸟欢歌。

俞伯牙看呆啦!不觉心起伏,手舞动,按捺不住!置琴于石,面对高山,仰望流水,琴声动四野,震山川,激清流!弦有高山,声若流水,奔流而下,珠落玉盘!

悄悄间,背后转过一人,是老师成连!他举手过额:孩子啊,你成功啦!

生活是艺术的源泉,名曲离不开实践!作文也是如此,深入生活,有经历,有真情,才能写出来情景交融的文章!

现在生活条件好了,不少孩子旅游常常,浏览四方。大多是跟风赶超,花钱看热闹!看景热乎乎,转身一场空!板凳还坐不热呢,谁还顾得上咀嚼品味?看景入眼不入心,哪儿来的真情实感?

眼里有景,心中无情。见高山,见流水,不见名曲!见高山,见流水,不见真情!当然也,远离了,锦绣文章!

晁友廷欢迎转发。欢迎才女才男们批评指正!

原创怪联趣话456题

(上联)学文化,学技术,一本万利!

(求下联)

邻村两个养猪场,东头的养猪场发了,西头的养猪场垮啦!

西头的养猪场,那老板,我熟悉。没文化,人精明,眼皮啪啪的。能干,会算计,是过日子的一把好手!前几年养猪赚了几个钱,今年大发展!哪想猪瘟起,一夜间,活蹦乱跳的猪,躺了一地,躺着躺着就没了动静!老两口那个痛啊,二十万呢,只在一夜间!男的还知道处理死猪,那女人,疯了似的,到处转,到处找,嘴里一个劲念叨:猪呢?我找俺的猪!真的太可怜!

东头的养猪场是一个中专生干的。人家的管理,那叫科学!圈卫生,定期打预防针。按书本配料,喂料喂水按时按量!平时就是人家两个人,其余是“人不可进”!就是送原料的,也是打电话,在外边等着,门也别想进!人家说,不怕猪传染你,它高攀不起;就怕你传染了猪,猪毁了,要我买单!刚刚从手机上面看到猪瘟的消息,赶紧打药,圈周围也不放过!后来听说蚊子传播,圈里就是灭蚊香一个劲儿缭绕!你还别说,那么多猪,竟然躲过一劫!二师兄价格这么高,听说赚它个30万没有问题!

文化和技术,看不见摸不着!用得着的时候,有没有,就大不一样,结果往往是天上人间!就说种地,没文化,没技术,还是老经验,还是按着那个死鹌鹑把。西头的养猪场就是你的结局!那里找不到,“你的猪!”

想赚30万吗?学学文化,学学技术吧,可能30元的学费就够!不然人们为什么说,那是“一本万利”!

晁友廷欢迎转发。欢迎才女才男们批评指正!

原创怪联趣话457题

(上联)我衣我衣,衣有情,情依依,依依不舍!

(求下联)

垃圾箱边,堆大大小小的衣!那衣,色靓靓,式样也酷!不少如同新买的一样,像被遗弃的人儿,有的望天宇,念“花想容”,盼“云想衣裳”!不少都是,挨挨挤挤,在那儿“闲话说太宗”!

衣的当年,曾有过,不出场,仅凭名头,就足以演绎“皇帝新装”的神话!现在的衣,夏遮阳,蔽体。冬叠加,御寒。除此之外的功能,也许是为了遮掩,岁月里,太多的故事!“人要衣装,马要鞍装。”读广场舞曲《红马鞍》,那些喜“鞍”的人儿,竟然由“鞍”而憧憬那鞍上汉子!古人有“白袍小将”之誉,似乎那“白袍”成了“小将”的品牌!“鞍”和“装”之紧要,可见一斑!

客姑苏,买的一双凉鞋,一件体恤,仍在身!那鞋,底厚厚,软软,袢的带,两次更换。其余地方,无论你怎么穿,它就是不毁!现在的产品,质量真的好!那体恤,不贵,纯白,薄薄。盛夏,挡炎炎烈日,偶尔风起,亦见凉意!同事笑我,我亦一笑!买鞋子衣服的用度,在我,根本不值一提!想想那衣,那鞋,由农家,历工厂,经剪裁,一路走来,有太多含蕴!那衣,那鞋,也曾伴我任教姑苏,服务乡梓,不知闪了多少人的眼!也曾报纸,也曾电视,也曾助我剪汉风,写怪联,坐高铁,一路招摇!抚我身,遮我体,能不日久生情!真的不忍挥利剑,斩情缘!

想想以前的人,总是说这衣哪买的,谁送的,去过哪儿,穿了多久。不坏,谁舍得扔?衣如陈酿,无语,自有芬芳!可笑的是,不少的衣,没了依依恋恋!不少的人,多了喜新厌旧!衣,成了无情的布!人,成了无字的书!浮躁的风吹来,有故事的衣,留不住!随往事,亦如风,远去!

万物有情,衣亦有味!我衣我衣,我行我素!如果在,人们眼里,人们心中,我成了吝啬的“衣奴”,“衣痴”。另类里,独树一帜,帜飘飘,任风吹,亦无悔!

穿了好久的衣,衣有情,情依依,依依不舍,不忍别离!

晁友廷欢迎转发。欢迎才女才男们批评指正!

原创怪联趣话458题

(下联)人老好忘事,健忘有周期!(求上联)

拧了钥匙,推自行车,怎么推,它也不愿意走!我急忙给任课老师打电话:自行车锁住了,要迟到啦!换一节课吧!

再拧钥匙,“啪”,开啦!原来昨天车子忘了锁,刚才是锁上啦!虚惊一场!人老了,就是好忘事!

也怪,有一件事,到现在,我还记得清清楚楚!

那是从徐州坐车回家,一个干部模样的人,训另一个干部模样的人:

你傻啊!梦,可以心里高兴!不该说的不能说!你这一说,好了,由第四副主任降到第六副主任!自作自受,怨得谁人!做梦当了咱村的一把手,别朝外说!你乱说,一把手能饶了你!没有把你的官撸干净了,就算法外开恩啦!

你想,你是  被领导,他是    领导。领导是  领导   被领导的,被领导是被  领导  领导的!你这个被领导要  领导  领导,作为领导,谁愿意被你这个被领导  领导?再说,你这个被领导也领导不了领导!如果让你这个被领导  领导了  领导,那咱的领导又怎么见上级领导!所以咱村的领导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你这个被领导当上领导!你这个被领导永远也别想当上大领导!结果是,你这个被领导只能还是被领导,领导当然还是领导!你这个被领导还是乖乖地当你的被领导,还是乖乖地被原来的领导  领导!原来的领导还是要好好地领导你这个被领导  领导的被领导!

要下车了,那段话没了结尾!只能记下前面部分啦!想不到,现在还能回忆起来!记得住,忆得起,记忆没问题!

今天上班,又重复了开头的故事!健忘啊,是不是有周期?

晁友廷欢迎转发。欢迎才女才男们批评求!

原创怪联趣话459题

(上联)心酸酸,看他脸,沟壑满满!(求下联)

西红柿红红,像一个个小灯笼!红里透着光,油亮!圆溜溜的,满是诱惑!伸手去揪,真的想尝尝鲜!

“别摘!别摘!”那声音,严厉中透着命令般的不可违抗!我张大嘴巴,半天没有合上!这点面子都不给,还亲戚呢!吃你一个西红柿能咋的?平常不这样啊,今天咋啦?好在满肚子的话,硬生生被舌头挡住,没有吐出一个字来!

到了一个角落,有一片西红柿。这,也能叫西红柿?棵儿矮矮,即不枝繁,也不叶茂!每一个棵儿上,吊着几个稀稀疏疏的玩意儿,在孤寂里,冷漠着各自的脸!红的不多,红里面还有一点儿酱,既不发亮,也不油光!大部分是红里面透着青,青里泛着红。那青,也不显翠;红,也不光鲜!满是沉淀在岁月里的无奈,淡漠着无可奈何的厮守!更小的西红柿,天青青,烟雨色,在天真里,显摆着生命的黎明!微微的亮,仿佛初生牛犊的冲动,在横冲直撞里,折磨着自己的青春光华!

“吃吧!”亲戚这这儿摘了十几个红色的西红柿,洗了两个,递给我。我在疑惑里,不情愿地啃了一口。那汁水,竟然顺着嘴角朝下流!肉柔柔,有点沙。汁,粘粘的,微酸。酸里面,又有一点儿厚厚的甜!那甜,微微,太耐品味!酸和甜搅和在一起,滋润着你的味觉,真的沁人肺腑!常吃街上的,超市的西红柿,总觉得那味道,是西红柿的应有,哪里想到,这才是西红柿味道的本真!

剩下的西红柿,亲戚装到塑料袋里,递给我,说:这些没打药,也没有催熟,你带走吧!哎,俺原来也不打药,也不催熟!人家都那样,咱再用老法儿,连饭也吃不上!咋办呢?他的坚守崩溃在风潮里,像碎了一地的瓷,硬度还在,也洁白,只是难以复原!心酸酸,看他那脸,沟壑满满!

晁友廷欢迎转发。欢迎才女才男们批评求!

原创怪联趣话460题

(下联)吹牛获奖,并列第一!(求上联)

1965年前后,咱这儿还是生产队。大事小事,都是队长说了算,会计只是管账目一类的事。有一回,大队发一个表,让报小麦产量,亩产超过300斤有奖励。会计不敢作主,找队长商议。说实话,那时候的小麦亩产还真的达不到300斤,但是也差不了多少。队长二刚挺要面子:咱就报306斤,得奖多好!后来会计到一起说这事,三秃子那个生产队也是报的306斤,其余的都在300斤以下!

一个星期以后,大队召开群众大会。支书在会上宣布,二刚和三秃子两个生产队的小麦亩产最高,并列第一!各奖励一头毛驴!如潮的掌声里,二刚和三秃子满面红光,高兴坏啦!会后,二刚和三秃子围着两头毛驴转来转去。二刚相中了那头小草驴,三秃子相中了那头老叫驴。二刚夸小草驴好,三秃子夸他的老叫驴好。人们给他俩开玩笑,叫二刚“小草驴”,叫三秃子“老叫驴”。人们嘻嘻哈哈,闹着玩惯了,谁也不生气!

交公粮了,二刚和三秃子两个生产队都是多交500斤小麦,算算还不够一头毛驴的钱!人们都夸二刚和三秃子吹牛得利,还赚了名声,英明啊!

春节前几天,二刚那个生产队的小草驴死了,队里每人分了二大两驴肉。三秃子来玩,正好和二刚在一起。人们又闹开啦:“二刚这个小草驴,就是比三秃子那个老叫驴强,驴肉真香!”  “三秃子那个老叫驴还活着,如果死了,差不多能分三两驴肉呢!”

晁友廷欢迎转发。欢迎才男才女们批评指正!

原创怪联趣话461题

(下联)谁在盼,在相思,独依明月楼?(求上联)

徐州云龙公园,有知春岛。知春岛上,有燕子楼。楼下有廊,廊有石刻。刻关盼盼为白居易歌舞事。一池清水边,立关盼盼雕像,着长裙,顶荷花,美轮美奂!

相传关盼盼为唐时徐州节度使张建封小妾,能歌善舞,深得宠爱。张为其在后花园内建一小楼。后来张建封征战沙场,关盼盼念旧爱,孤楼独守十年。常见关盼盼在“思悠悠,恨悠悠”里,“月明人依楼”!人也悲凉,楼也孤寂,常有燕子筑巢于此,故名燕子楼。

想不到,这关盼盼,与不少文人,都有一段过往。当年白居易来徐州,张建封设席款待。关盼盼半掩琵琶,唱《长相思》,演《霓裳羽衣舞》,飘然若仙。让白居易也飘然若仙,有诗相赠。

10年后,白居易又来徐州,带来了张建封战死疆场的噩耗!关盼盼痛不欲生,将10年所作《燕子楼诗集》300余首,让白居易过目,白居易感慨万千!后来关盼盼焚诗稿,绝食而终,年仅28岁!

苏轼任徐州太守,曾宿燕子楼。夜梦关盼盼,作《永遇乐》词以记。民族英雄文天祥,过徐州,也有诗凭吊。关盼盼伴燕子楼,成了徐州的一处名胜!

知春岛上,又见燕子楼!楼前,燕子来去。那尾,活脱脱就是楼翘角的翅!不见蹙眉的思,不见托腮的盼,不见肝肠寸断泪涟涟!关盼盼,只是在人们的目光里,一如既往地舞动着她的霓裳羽衣!

远去了文人墨客。知春不语,问楼无声!谁在盼,相思里,独倚明月楼!

晁友廷欢迎转发。欢迎才男才女们批评指正!

原创怪联趣话462题

(上联)星多天空亮,人多智慧广!

(求下联)

这几天,欧阳修正闹心!

自己洋洋洒洒写了一篇《醉翁亭记》。开头部分,改来改去,总是不满意,也说不出来是为什么。咋办呢?

欧阳修,就是欧阳修!他和别人,就是不一样!张榜!滁州的大街小巷,酒肆茶楼,到处是榜文。附上太守的《醉翁亭记》,让全城百姓来帮着修改!

一石激起千层浪。这一下子,滁州城热闹啦!这个欧阳修也太能闹了吧!你还别说,还真的顶用!不少人被请进衙门,欧阳修以礼相待,虚心求教。来人总是不顾情面,大胆谈自己的修改意见。欧阳修收获多多,但还是觉得没有说到点子上,无法让自己心服口服!

这天下午,一樵夫求见。他对欧阳修说,太守来滁州不久,没有空看周围的山。你不如随我一起去看看那些山,写起来就顺畅多啦!

看山归来,樵夫恳切地说,《醉翁亭记》,以情寄亭,亭是主题。山,仅是亭之所在,不宜详写!原文写山太多,岂不冲淡了主题!

一语点醒梦中人!欧阳修离座下拜,仰首吟哦:环滁皆山也,其西南诸峰,林壑尤美...... 樵夫和欧阳修都笑啦!

星多天空亮,人多智慧广!群策群力写文章,就是不一样!樵夫引欧阳修实地看山,一语中的,成就了《醉翁亭记》,也成就了关于《醉翁亭记》的一段佳话!

晁友廷欢迎转发。欢迎才男才女们批评指正!

原创怪联趣话463题

(上联)留树,辞镜。留不住,总辞去!

(求下联)

任教姑苏,一小女生,名“花辞镜”。名,太吸睛!镜里花红,难辞去,美得一塌糊涂!花无百日红,总要“辞镜”飘零去,时光无待且无奈。其留也难,其辞必然,珍惜吧!

问她,谁起的名字,说是爷爷。爷爷干啥?说是教授!文人啊,就是文人!总喜欢在平静处,弄一圈涟漪,引思绪无边!占了“花”姓的便宜,拈花一笑,就是花的词章!

取名有道,多是“女《诗经》,男《楚辞》”。翻《诗经》,不见“辞镜”。偶读王国维,“众里寻她”,竟然在“灯火阑珊处”!

王国维《蝶恋花》:阅尽天涯离别苦,不道归来,零落花如许。花底相看无一语,绿窗春与天俱莫。待把相思灯下诉,一缕新欢,恨恨千千缕。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花和树的生涯,躲不开雨急风骤!人在夕阳里,总爱长叹:青春远去,一生坎坷路!结果总是,“朱颜辞镜花辞树。”留也留不住!

听那小女生说,姐姐叫“花留树”。那只是一厢情愿!结果,只能是,总“辞树”!人生白驹过隙,朱颜改,总是“辞镜”“辞树”!留下太多不甘,太多惆怅,朱颜辞镜,镜辞朱颜。树辞花,花辞树!不舍无奈,结果总无语!还不如,赶时光,翩翩舞!

百度一下,那小女生的爷爷,竟然是王国维老先生的弟子,不胜感慨!孙女的名,再传着老先生的衣钵,在镜,在花,在树里,灿烂着文化的一抹鲜亮!在岁月辞留的《蝶恋花》里,温婉着辞留的宋词般忧伤!

看花,看镜,看树,看来看去,无语!岁月无情,总被雨打风吹去!闭上眼,满是酸楚!睁开眼,快,赶路!

晁友廷欢迎转发。欢迎才男才女们批评指正!

原创怪联趣话464题

(上联)人啊,有压力,才能有动力!(求下联)

邻家男孩二牛,叫“牛”,应该很勤劳吧!可那二牛,是个死懒不堪的家伙。啥活也不想干,油瓶倒了也不知道扶!人们常常在他面前拉懒汉的故事。

有一家人,母子相依为命,其子甚懒!母亲出门,怕儿子挨饿,特地给他炕了一个厚厚的大饼。担心儿子拿饼吃嫌麻烦。就在大饼中间挖了一个大大的洞,把饼套在儿子的脖子上。这样一旦饿了,张口就咬,多么省事啊!妈妈疼儿子,疼到这个份上,可怜天下父母心!三天以后归来,看到儿子还是饿得翻着白眼。原来,嘴边的饼咬完了,吃旁边的部分要转头。这个懒汉头也懒得转,吃完了嘴边的,不是还要挨饿吗?

听了这故事,谁不想笑?这个二牛可能也知道是说他的,只是装傻,不言不语,其懒依旧!

人太懒,混个媳妇也难!还是二牛的妈妈哄来了自己的娘家侄女,好歹给儿子成了家。想不到第二年,人家就添了两个大胖小子!后来,二牛的妈妈去世,一家人的生活担子落在二牛一个人肩膀上。这二牛比谁都勤快,丢了耙子摸扫帚。啥活都干,不嫌脏了,不怕累啦!人们都说,二牛变了,真的像个老牛!

听说某拆迁户,赔的房,赔的钱,吃不了,用不清。老头还行,勤劳改不了,还是正常花钱,正常过日子!以前爱劳动,会过日子的儿子,现在可烧包啦!胡闹,花钱不眨眼!烧够了,就在家,整天抱着个手机,比恋人还亲!吃,点外卖,垃圾扔一地,脏了叫钟点工打扫。知道的钟点工都不愿意来,那味道刺脑子,一般人受不了!真的想给附近的家政说一下,培训啊,一定要增加这方面的内容,这毕竟也是一种崭新的需求!

不怪人们说沧海桑田,啥不在变!其实啊,人也在变!看弹簧,常常想,有压力,才能有动力啊!没有压力,那弹簧都安于现状,何况人!

昨天好好的,艳阳高照。夜里,风呼呼的,天变冷啦!你呢,有动力吗?是变勤劳了,还是变成了二流子!

晁友廷欢迎转发。欢迎才男才女们批评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