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故事 源远流长

传承和发展家族文化

晁氏家族文化之原创趣味怪联完整版十

作者:晁友廷

原创怪联趣话227题

(下联)还想爬格子,浅嗅文字馨香!(求上联)

大半辈子与文字打交道,它最了不起的诡秘就是“换一种说法”!

上学写文章叫作文,当了老师写稿子叫“码字”,又叫“爬格子”。可能是稿纸格如梯,写若爬。电脑写作叫“敲字”,那是几个指头的演奏。通俗点儿叫“打字”,其实都是变着法儿弄出字来,只是说法不同而已!

说法多多,情有独钟的是“爬格子”。1992年前后,每年好几十篇文章见报,是我每周一篇爬格子的疯魔!晚饭后的寂寂,是心肆意的天堂。横竖乘积的三百,是攀登的梯。逐格的充填,是挖空心思的绝恋。一行一行的举足,满足着更上一层楼的欲壑!

初二没上完的我,在爬格子的历练里,喜欢上了书法,清秀的小楷,排列成阅兵的阵。高矮胖瘦的规整,齐刷刷的和悦,养了不少编辑和学生的眼。标题的设计,让我涉猎了各种各样的美术字,妆点着文章的脸面。更想不到的是,一个字儿没写好,一整张作废的绝情自虐,刷新了正确率的大数据,激励着自己无止境的追索!

老牛破车的旅途,驱赶着向往,苍老了轻狂!笨拙的格子攀缘,激动着前方,消失了锋芒!还想爬格子,浅嗅文章馨香!

晁友廷欢迎转发。欢迎才女才男们批评指正。谢谢大家太多的点赞酷评!

原创怪联趣话228题

(上联)学谱,抄谱,向谱,靠谱!(求下联)

黑板上面贴着毛笔抄写的歌曲,老师先唱一遍,然后一遍一遍地教歌谱,那是“多来米发”的混搭。接着教歌,哪个地方唱得不对,再教那一句的谱子。还反复强调,只有照着谱子唱,才能唱准确。你还别说,照谱子唱,效果真好!

那是我小时候音乐课的回眸,当时用的是简谱,易懂易学,可是抄歌曲太麻烦。经常替老师用毛笔抄歌曲的历练,让我爱上了音乐,并记住了“谱”!

这几年“靠谱”一词繁盛,那是汉语在新时代的芽,一出土就万树繁花!什么是“靠谱”?窃以为,当老师,像个老师的样子,做一个老师应该做的事,就是“靠谱”!怎么看你都不像老师,净做那些老师不该做的事,就是“离谱”,“不靠谱”!

自行车穿行的街头巷尾,人流如织的集市通衢,学生家长的搭讪邂逅,常听到“看样子就是老师”的评述。平生没有过某某级别“先进”的称谓,我知道那是不少人煞费苦心的买卖。但是我觉得,“像个老师”,才是平民百姓的最高奖赏!

又想起用毛笔抄歌曲,那是与“谱”的亲近,学唱歌,那是对“谱”追索。人生,是向“谱”的依偎。“谱”像真理,可望难及!“靠谱”是步步贴近“谱”的漫漫长路!

晁友廷欢迎转发。欢迎才女才男们批评指正。谢谢大家太多的点赞酷评!

原创怪联趣话229题

(上联)疗伤,又想家槐树!(求下联)

邻家宝贝疙瘩不小心摔倒,脑门鼓起一个大大的包。一家人疼得割心缭胆,可又束手无策:没出血,包没用,又不能动,一筹莫展!我站在旁边,心里有话,踌躇再三,只能欲说还休!

想起老家的槐树,一种叶黄,称洋槐树;一种皮青,叶子暗绿,叫家槐。以前谁家孩子磕着碰着,无论出血还是鼓包,总要掂个菜刀,到我家院子砍一块家槐树皮,和两个鸡蛋一起煮着吃,几天自愈!可也惨了那老树,长了砍,砍了长,刀痕累累,惨不忍睹!让人家砍,不让人家砍,疼人疼树两不忍,砍与不砍两头难!

不通医道,不知道那书皮有没有医用价值,与鸡蛋搭配是否能增强疗效;还是心理作用,一付安慰剂搞定伤痛。是不是不便说的迷信……唉,反正是老祖宗留下来的法儿,别管那么多了,能疗伤就好!

读《周礼.秋官》知,周代宫廷外植槐三株,三公朝见,立于槐下。三公指太师、太傅、太保,后人用“三槐”喻三公。人们喜种槐,有祈望子孙位列三公之意。本地王姓,称“三槐堂”,不知有无此意!

又想家槐树,村子里早没了它的踪影,疗伤也成了传说,宽慰着人们的岁岁年年!明年准备在老家栽几棵家槐树,也不知道那树苗还好不好买!

晁友廷欢迎转发。欢迎才女才男们批评指正,谢谢大家太多的点赞酷评!

原创怪联趣话230题

(上下联)冰天雪地,不见芦花温柔!(求上联)

村边,又见芦花飞!

芦花,是芦苇魂的精灵,也是老家当年编“毛窝子”的主打材料。严冬将至,村里涌动着编“毛窝子”的潮。取一块长50厘米,宽12,厚4厘米左右的木板,一截为二,锯成鞋底模样。底下两头实,中间虚,前头坡一点,方便抬脚起步。周围钻孔,穿上麻线,芦花成缕,和线混编。一层一层,慢慢拿捏成鞋子的模样,最后收边。讲究的人家还会在外围包一层布,缝密实,更是上品!那“毛窝子”外面如鞋,窝里放脚,暖和得一塌糊涂!伴着“卡踏卡踏”的神曲,人们在冰天雪地里,享受着芦花的温柔!

东庄李老八,儿子姑苏为官,接他去享清福。李老八不想年华虚度,拾掇了一大口袋毛窝子底,麻绳芦花,随车登程。他吃过饭哪也不去,每日与麻绳芦花共舞。看着打好的几双毛窝子,如刚圈好的几折子小麦般,满是成就感!一天晚上,硬要儿子儿媳穿这毛窝子。还说,试试,准比你们那皮鞋暖和!儿子还好,那位扛着书记头衔的吴越儿媳,也见了一回大世面!那李老八还算聪明,总算从儿子儿媳的无奈里看到尴尬。第二天就早早地拾掇好那些原料和成品,在真心实意的挽留里打道回府啦!这成了街谈巷议的传奇!

满天飞,遍地伤,凝望芦花飘荡!千姿百态的温存,摇曳着多情的眸,是不是要去做“毛窝子”的渴望!百问不语,满是惆怅!

晁友廷欢迎转发。欢迎才男才女们批评指正。谢谢大家太多的点赞酷评!

原创怪联趣话231题

(上联)陈蕃,扫屋,扫天下。(求下联)

爱读《滕王阁序》,记住了“人杰地灵,徐孺下陈蕃之地”的名句。徐孺,豫章南昌人。东汉名士陈蕃为豫章太守,不接待宾客,唯徐孺来访,才设睡榻相迎,等徐孺走后马上就悬挂起来。

关于陈蕃,还有一名句:“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陈蕃少时发愤读书,学识渊博,以天下为己任。一天,他父亲的老朋友薛勤来访,见陈蕃独居的小院杂草丛生,房间污秽遍地。就对他说:“你为什么不打扫一下屋子,以接待宾客呢?”陈蕃回答说:“大丈夫处世,当扫天下,为什么要扫这屋子呢?”薛勤反问道:“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陈蕃无言以对。从此,他特别注意从身边的小事做起,终于成了一代名臣!

从身边的小事做起,说起来易,做起来难。小事烦烦,不起眼,司空见惯,太容易忽略,视而不见!不少人,如陈蕃,屋不扫,小事不做,只想将来一步登天!不想做小事,将来怎么能有大的担当!理想丰满在高高的天,地是一步步向上登的基!整天盼着“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也要看看自己那嫩嫩的肩!天真的看到你,恐怕也不敢“降大任”与你!

晁友廷欢迎转发。欢迎才男才女们批评指正。谢谢大家太多的点赞酷评!

原创怪联趣话232题

(下联)人生落雪飘絮,絮语万千!(求上联)

雪像发货久久的快递,在千呼万唤里,来到人间!

雪飘飘是风中的舞,成粒,成块,成花,成絮,苍茫天地间!像意恐迟迟归的游子,扑进母亲的怀!落在湿地,一眨眼,就完成了向水的转换!伸笨笨手,在恍恍惚惚里,眨巴几下眼,见证着它的隐身,转瞬即在虚无缥缈间!只留下手心里的丝丝凉意,变成了掬水在手的牵绊!

那雪太白,刺着欲启还闭的眼。举目苍穹,在天在地,都是白得晃眼!雪落落,若絮,笼罩四野,白茫茫一片!

想起雪花的图,剪刀上的舞,总不如零距离的亲近,让人缠绵!爱雪恨雪,既营造着“雪拥蓝关”的“行路难”,又集雪成被,温着冬日里的苗,玉成着“来年枕着馒头睡”的祈愿!

人生叶落雪飘。谁能幸运如雪,皈依在母亲的怀抱!谁会洁白像雪,身本洁来还洁去,只留清白在人间!谁可娇艳似花,虚幻着凡尘的飘渺!谁愿集雪成裘,造物候促大地增产!

朔风里,雪似絮,絮语千言!

晁友廷欢迎转发。欢迎才男才女们批评指正。谢谢大家太多的点赞酷评!

原创怪联趣话233题

(下联)就那条件,也有“人”“牛”!(求上联)

刚开始当民办教师,最怕那教室!

那是1975年,刚刚过了春节,跨进的教室是两间矮矮的砖瓦房。前面一个门,缺两块木板。风嗖嗖吹进来,身上直冒凉气!小小的窗少了三块玻璃,几层报纸捂着,风在不停地谈情说爱!更要命的是,屋顶前面露着天,下面正是黑板的左边。有一块瓦在上面摇头晃脑,要掉你就掉下来呗,它还恋恋不舍的样子。风一吹,它就晃啊晃的,谁也说不清它看上了哪一位,真的挺吓人!无可奈何的我,只好画出来一片禁区,反复强调:人不可进!可是一进教室,心里还是打鼓!

我上小学时候的教室更可怜。土墙裂开两道缝子,只有一个小门,没有窗户。你还别说,真的还多亏那两道缝子,给我们带来了光明!屋顶缮的是麦草,小雨没事。中雨屋里滴滴答答,外面雨停了,屋里还不知道要下多久,几个学生挤在安全地带是家常便饭!最怕的是刮大风,更怕的是大风起后,又来大雨。风卷麦草,揭走一半就挺面子了,最少也要停两天课,我们常常在心里偷偷地乐!

也怪,那时候也没觉着苦,整天乐呵呵的,疯成一团!你还别说,就那教室,也曾有人走进清华,南大,北航。教室像冬天里的春,春风绿原野,红花蕊,也有桃李花艳!看看条件的“件”,想到“牛”。就那硬“件”,也有“牛人”灿烂!

晁友廷欢迎转发。欢迎才男才女们批评指正。谢谢大家太多的点赞酷评!

原创怪联趣话234题

(上联)岁月有情,小酒催人老!(求下联)

那天路边歇脚,见一人双手摇摇,佝偻着身子,喊着“老师”,向我走来。我愣了半天,总算认出来:这不是我以前的学生吗?二年不见,怎么这样子啦?

记忆里,他是一个挺好的孩子。热情随和,偶尔见到,总是嘴甜甜的,“老师”“老师”叫个不停。后来听说混入某单位,因酒量鹤立鸡群,得某官员垂青。外出陪酒,不辱使命,赴汤蹈火,万死不辞。后来听说当了一个不太小的头,那可能是论功行赏的“赏”!

看他脸蛋蜡黄,想起过去的满面红光。猫声细语里,不见了声若洪钟。身颤颤,手抖抖,忆起在位时的身巍巍,手荷叶般摆摆。哪想几年光景,恍如隔世!“都是小酒害了我!”絮絮叨叨的语,满是悔恨里,是否忆起当年!

催人老,是岁月的招数,是慢悠悠的雕琢。哪如酒,等不得久,二年光景,胜过时光几十年的功效。转瞬间,滑过中年,滑过壮年!真不好意思说是我的学生,只想表白,我涓滴不饮,从没给过他酒的诱惑!

人过留名,雁过留声。作为“人”之“本”的“体”,留下了酒的痕和恨,如果无法愈合,就会挥之不去,终生相随,悔不当初!

晁友廷欢迎转发。欢迎才女才男们批评指正。谢谢大家太多的点赞酷评!

原创怪联趣话235题

(下联)曾经沧海,又见初心,又回童年!(求上联)

“痼疾多年除不掉,灵丹妙药全无效,可恨老年成病号,不是泡,谁拿生命开玩笑!牵引颈椎新上吊,又加硬领脖上套,是否病魔还会闹?不知道!今朝且唱《渔家傲》!”读了这段话,直想笑:这老先生是身体有病了,还是精神有病啦!

据传,这老先生养病在家,不想面对熙熙攘攘的探视者,不厌其烦中,匆匆挥毫。门上多了一张纸条:“大熊猫病了,谢绝参观!”不知道的还以为到了“大熊猫自然保护区”呢,“自然”望而却步。那纸条也成了人们笑痛肚子的风景!

启功,曾任中国书协主席,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主任委员,著作等身。这是关于他的桥段,你信吗?豁达的调侃,率真的嬉戏,轻松的语调,稚拙的心性,既没有官架子,又不见病态。这是平易中的真性情,是曾经风雨,阅尽人生的高度!

嬉戏江湖,玩笑凡尘,那语气,情态,哪里像一个八十多岁的官场老人?

童趣是沧桑过后的本真,那才是绕了一圈的初心!

晁友廷欢迎转发。欢迎才女才男们批评指正。谢谢大家太多的点赞酷评!

原创怪联趣话236题

(下联)沙,无语话凄凉!

(求上联)

一粒粒细细砂,落成圆圆椎,椎慢慢变大,慢慢升高。砂不知疲倦,还是固定的量,固定的速,固定的漏。上头的砂初时平平,不紧不慢地下,中间成凹。下面的砂成凸,升高,不慌不忙。心急急,没用。固定的旋律,重复的过往,微微地漏下,没有慌慌张张、匆匆忙忙。沙漏,只在你无声无息的等待里耗着时光!

小时候见沙漏,情不知所至,一往而深!前两天的喜相逢,自然爱不释手!看那沙漏,透明里,尖头的对接,造就了两个世界里,沙的伤!晶莹里,裹挟着沙的期望!望着外面世界的精彩,只能心驰神往!漏的禁锢,沙只能在岁月的颠倒里,随波逐流,倾诉哀伤!

看那沙流淌,是心在律动里的静谧!让心宁静片刻,带思索上路。看上面的沙,若人生,只会做减肥法,看它一点一点地少,能不只争朝夕,莫负时光!看下面那沙,理想不是它的堆积,而是逐渐成熟的体量!积少成多,集腋成裘,在人生的修行里,让沙滴成你想要的模样!

翻转沙漏,又是一个时段的流。那是人生的道场,是红尘的一生一世,是禾苗的一青一黄,是诗的起承转合,是你的一枕黄粱,是囚禁在“漏”里,沙的流淌。沙天涯望断,无语话凄凉!

晁友廷欢迎转发。欢迎才男才女们批评指正。谢谢大家太多的点赞酷评!

2019.5.23日晁好德整理上传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