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故事 源远流长

传承和发展家族文化

晁氏家族文化之原创趣味怪联完整版九

作者:晁友廷

原创怪联趣话222题

(下联)漂母一饭,韩信千金!(求下联)

韩信少时家贫,既不会啥手艺,又不是做生意的料。寄人篱下的日子,尝够了吃闲饭的味道,看够了人们不屑的眼神。万般无奈,只好到淮阴城旁的河边钓鱼维持生计。河边一位漂母(漂洗丝絮的老妇人),见韩信饥饿难耐,就把自己带来的饭分给韩信吃。就这样,漂母漂洗了几十天的丝絮,也为韩信带来了数十天的饭。韩信得漂母相助,感激得不知道说什么好,许诺自己总有一天会好好报答。没想到漂母对这看得很淡。她说,我只是可怜你,才把饭分给你吃,根本没有想让你回报!

铁树也有开花的时候,死灰亦有余温复燃。那韩信后来被汉刘邦封为大汉楚王,不忘漂母当年赠饭之恩,以千金酬谢,留下了“一饭千金”的故事!

历史的天空闪烁着太多的霞,那是咱老百姓心的灿烂!世上漂母多多,韩信少少,报与不报,无关紧要。只求用心的余温,温存着人世间的悲情凄凉!不愿冷漠,不想扪心自问,愧疚难当!

晁友廷欢迎转发。欢迎才男才女们批评指正。谢谢大家太多的点赞酷评!

原创怪联趣话223题

(上联)心存侥幸,侥幸难幸,往往不幸!(求下联)

小区路边,围着一群人。不爱看热闹的我,忍不住还是看了“热闹”。

一位家长抱着两岁左右的男孩,那孩子一个劲地哭,家长看着孩子额头上鼓起的疙瘩,“乖乖宝贝”的叫个不停,在叫声和哭声的交融里,飘荡着爱的旋律!

旁边是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太太,脸上满是愧疚:孩子,奶奶也不想砸你。谁能想到,咋就这么巧!全怪奶奶。以后说啥我也不乱扔东西啦!让奶奶看看,不行赶紧去医院!爱的旋律里又多了一份爱!

离开远了,同事告诉我,那老太太在二楼扔东西,正好砸了小孩的头。两家是邻居,人家不好说什么。可这老太太比挨骂还难受!好歹孩子伤不重,祈愿平安无事吧!

心存侥幸是人性的软肋!不少人总喜欢用“不可能”去赌满是风险的局,用“想不到”去撞道德规范的墙,结果往往是自己头破血流,无法收场!

心存侥幸,侥幸难幸,常常不幸!

晁友廷欢迎转发。欢迎才女才男们批评指正。谢谢大家太多的点赞酷评!

原创怪联趣话224题

(上联)低价萝卜,嘴里无味,味在心里!(求下联)

一块钱五斤的萝卜,菜价真的降下来了!

昨天上街,看到挺好的萝卜,问问价,心里挺不是味道。喜欢吃本地菜,那是几千年来,人与大自然的优美对接。你想,如果这些菜与本地人不搭,老祖宗早就与它们拜拜啦!但是这菜价,真的刺痛着我的心!

今年还好,老天开恩,霜降霜未大降,小雪雪未见落,给那些心惊胆战的菜农和菜留足了面子。记得有一年,霜陡降,雪早落,菜早早披霜花,罩雪衣。往往是,一家人连夜盖盖砍砍,剩下的大部分,在风雪里哭着哭着就变了模样!

听菜农说,种菜也真的不易。地要耕,种要买,肥要施,水要浇,不然它不好好长。那是种与收的成本掂量!看这菜价,怎不叫人心寒!

卖给我萝卜的那位老哥,年岁与我相仿。看他鞋子,裤管上的泥,憔悴的脸,听他有一搭没一搭地拉着,儿子大学毕业了,要在城里买房的事,吸引了一片人的目光!想想菜价,让我无言。

早上炒一个萝卜条下饭,真的没味道,满满的味道全在心里!

晁友廷欢迎转发。欢迎才男才女们批评指正。谢谢大家太多的点赞酷评!

原创怪联趣话225题

(下联)看拉链,想红烛,又读共剪西窗。(求上联)

拉链拉不动,想找蜡烛擦一擦,怎么也找不到。唉,那玩意儿早就不用啦!

前几年偶尔停电,人们常抓瞎。有一会酷暑停电,两家养鸡户急死了!鸡圈里像蒸笼,那可怜的鸡晕头耷脑,不吃食,只喝水。两天后来电,热死一大堆,养鸡户哭丧着脸!

你说也怪,论年论辈子没电,人们咋活来?现在一有电,人难舍难分!特别是照明,一停电,黑灯瞎火,过阴般难受!前几年,大多数家里都有蜡烛,以应急需,村里小商店也大量备货。有些饥不择“烛”者,哪里顾得上价,商店有时也能大赚一把!

记得老家刚安电那会儿,人们就像办喜事一样高兴。老爷爷喜得胡子翘翘,笑眯眯地看那一口子凑着灯光做针线。小朋友东家串西家,忘了睡觉!偶尔的停电让村里一片沉寂,人们终于知道了什么是天上人间!

好久没有过停电的事了,愿人间光明永远!

又看拉链,又念那烛,又想唐诗宋词里“烛”的红艳!历史合上了烛的幕,仅偶尔在婚礼闪烁,让恋人共剪西窗!红烛能否成为教具,成为文物?现在商店偶尔还可以见到,真的想去买它一大把子,说不定能赚一刮呢!

晁友廷欢迎转发。欢迎才男才女们批评指正。谢谢大家太多的点赞酷评!

原创怪联趣话226题

(下联)不见金庸,看谁射雕!(求上联)

金庸走了,不是被病故!

1990年前后,街头巷尾,时见一些先富起来的鲜亮后生,背小小包,提笨笨日产“三洋”收录机。磁带里飘出《铁血丹心》的旋律,衬着那洋洋得意的步履,悠然着武侠的做派。那时武侠风盛,一本《射雕英雄传》,郭靖傻傻,黄蓉刁刁,东邪怪怪,西毒恶恶。更不必说南帝北丐,俏男靓女,迷倒了多少凡夫俗子。也曾被窝藏书,第二天早上端出红通通的眼。当时电视刚刚普及,推波助澜,一时万人空巷,人人说射雕,相逢话武侠!

后来知道,掀起武侠风的是金庸!那先生一生著述甚丰,有武侠类作品十余部。留下一联,“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依碧霄。”就是书名第一个字的集合!如《飞狐外传》,《雪山飞狐》即开头两书。那些书既有史实,又有想象,伸正义,驱邪恶,偶有红粉故事,像菜里加了味精,自然多了些诱惑,给人留下了茶余饭后的谈资,留下了传唱不衰的神曲!

近看介绍,才知道金庸姓查,名良镛,拆“镛”为“金庸”,真的不好意思!想那金子总会发光,“庸”仅仅一时。以己为“庸”,或可金光闪闪。不知君以为然否!

又听铁血,不见金庸!大漠苍茫,看谁弯弓射雕?

晁友廷欢迎转发。欢迎才女才男们批评指正。谢谢大家太多的点赞酷评!

2019.5.22日晁好德整理发布